当前位置:首页>纪实 > 纪实台 > 正文
【时代纪实·老将军讲过去】聂豫的辛亥革命前后
2018-06-18 00:08:47 | 来源:时代纪实全媒体中心 | 打印 | 收藏
缩小 放大

时代纪实全媒体中心讯 (编者按:曾参加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的叔父聂豫,离开我们整整七十年了。至今在当阳河溶的街坊亲邻和我们后辈人中,仍流传着他的许多逸闻轶事,作为聂豫的后代,有义务将这位前辈的事迹进行整理贡献给社会,以告慰叔父在天之灵。)

背井离乡

聂豫学名晴晖,号豫,小名庆儿。祖父聂广成,父亲聂锦斋,均在河溶镇上经营“聂广成丝行”。他们为人厚道,且经营有方,经多年积蓄,终于置了一份产业。聂锦斋因中年得子,全家喜庆不尽,故为子取名一个“庆”字。

聂豫幼年聪明、乖巧,赢得顾客和长辈们的喜欢。他少时,师从沔阳秀才李筱藩读书,由于学习勤奋,成绩总在众生之首。他博学,又特别喜欢文学,一本《红楼梦》读之再三,并将其中诗词编成小曲,自拉二胡,自打围鼓,唱与众听。由于他嗓音圆润,表情细腻,常引得听者喝彩叫绝。

18岁时,聂豫在父辈的丝行里接触三江之客,广收百家之言,即产生了为民报国之志。他认为列强凌弱,华夏不振,皆是满清为害,发誓与满清势不两立,并当众剪下辫子,以明志向。1904年,聂豫辞父别母,身背心爱的二胡,手提简单的行李,踏上了赴汉求学的长路。

聂豫到了汉口,先入方言学堂。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张,早已通过秘密组织传到武汉,学堂不乏新派人物。在汉口,聂豫于课余饭后漫步街头,不自觉到茶馆听书,一次书毕人散,他忍不住上前操起说书先生的琴弹了一曲。由于技巧娴熟,大得老板赏识,叫他常来常往。后来,聂豫联系当时形势,编了《王让吞炭》、《亡国恨》、《碎琴缘》等段子,加入说书行列。由于他编的段子内容新、格调高、弘扬了民族正气,揭露了满清王朝的腐败与无能,使许多军界人士、学生、商人、居民都喜欢听。革命党人即暗中与其联系并接纳,蒋翊武、张难先、孙武等对他极为赏识,亦相见恨晚,愿同生共死。

武昌首义

随着阅历的增长,聂豫深感欲救国救民,光靠读书不行,要推翻清王朝一个人干更不行。经过精心策划,他组织了一个“振团尊心会”亲任会长,与一批同志抱成一团,开展各项革命活动。

活动需要经费,自己是组织者,责无旁贷,就回家筹钱。父亲聂锦斋虽有积蓄,但不支持他干这种有杀头危险的事。于是他打起了店里几十担存丝的主意。原来“聂广成丝行”经过几十年苦心经营,在客商中颇具信誉,那些来自远安、南漳的丝客们,一到河溶就将丝货往“聂广成丝行”一寄,自己寻乐子去了,一玩就是十天半月的。待客商们玩够了,丝行也将他们的丝货代售完毕,客商兄与丝行结个账完事,聂豫回到河溶筹款时,恰遇丝行里存十多担丝,他以丝在汉口销路好、价格高为名,要父亲将这些丝让给他带到汉口销售,父亲答应了他。后来这十多担丝连本带利全部成了聂豫从事革命活动的经费,“聂广成丝行”却因此赔了大本,且名誉扫地。为此,父亲又急又气,一病不起。以后叔父聂豫忆起此段情况,总感到有对不起父亲的地方。但他又说,当时为了推翻清王朝,建立中华民国,革命志士没有一点舍弃精神怎么成呢?先父如有在天之灵,也一定会谅解和欣慰的。

1911年10月10日,革命党人武昌发难,举行了震撼全国的辛亥首义。第二天聂豫从汉口渡江,就任革命军都督军务部参议职,协助军务部长孙武指挥作战。

不久,清军反扑,战局紧张。聂豫亲自化装渡江侦察。侦察当中,曾说服一清军机枪连连长率一连人枪归顺革命军。汉阳失守后,武昌成了一座孤城,形势危急,革命军中有些将领意志动摇,打算放弃武昌。聂豫主张坚守待援。他亲率士兵挖壕备战,誓与武昌共存亡。

满清政府的军事统领袁世凯,在攻下汉口后,即停止攻击,要挟清政府,企图拥兵自重,实现其称帝野心。外国驻汉公使、领事为首出面调停,要求清军与革命军双方停战谈判。革命军都督黎元洪害怕清军破城,躲藏不见。聂豫临危不惧,一面指挥起义官兵守城,一面重新雕刻都督大印,派出9人谈判小组渡江与清军谈判。

这时,孙中山先生闻讯,从海外归来,各省革命党人纷纷树旗独立。清帝见大势已去,被迫宣布“逊位”。南北议和后,孙中山于南京建都,成立国会和临时政府。国府曾电邀聂豫主持农林部工作。聂辞未任。

武昌首义成功,叔父聂豫立下了赫赫战功,但袁世凯却对他恨得咬牙。1916年初,袁世凯窃国称帝,孙中山发动第二次革命讨袁护国,叔父聂豫又任讨袁军湖北第一区司令部参谋长,于武汉率旧部起义,因事机不密,遭敌围攻而失败,聂豫等逃往上海寓居法租界。他往上海期间,曾组织革命党人赴武汉行刺北洋军阀要员。当时报纸上经常报道聂豫组织暗杀的消息,北洋军阀曾悬赏1000元缉拿他。但聂豫以他的勇敢和机智,一次又一次逃脱追捕。

在这段时间,聂豫曾回过一次河溶,时间当是1911年春。当时“聂广成丝行”已经倒闭,只剩下房子一幢,聂豫为了筹集倒袁资金,便将房屋作价一千元卖给了河溶街上的刘“拔贡”。不料事有不密,有小人贪赏向驻荆州的袁军告了密,当聂豫带着一千元现大洋路过荆州时,即遭卡子拘捕。后来幸亏袁世凯倒了台,黎元洪任总统,而聂豫在武昌首义时是黎元洪为首的革命军都督府军务部参议,才幸免于难。但他身上带的一千元钱,却被卡子上的人瓜分殆尽。

参加北伐

聂豫回武昌后,住古楼洞寓所,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董必武交往甚密;董很赏识聂的勇敢机智,聂豫却非常佩服董的文才卓识。这段时间两人曾结伴秘密到过河溶,落脚贺阶平(当时是河溶首富)家,一般不惊动别人。

1923年,聂豫在武昌的当阳同乡会将李超然推荐给董必武,不久,李超然经董必武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4年9月,在聂豫的帮助下,董必武亲到当阳部署李超然在当阳展开革命活动,1925年7月,李超然等在当阳建立了第一个中共党小组。1926年7月,国共合作,组织国民革命军北伐。辛亥革命元老聂豫应邀回当阳领导武装起义。共产党员李超然在河溶组织万余人参加欢迎会。9月上旬,聂豫、李超然组织1800人的武装力量,成立中国国民革命军长江上游先遣军,聂豫任总司令,李超然任参谋长,朱绍裔(1886-1971年,当阳人,全国政协委员、民革中央团结委员会主任委员)任政治部主任。9月12日午夜,发动武装起义,一举破县城,活捉北洋军阀的县知事程国藩,开监释放无辜百姓,取得起义胜利。9月22日,起义部队司令部与各界代表协商,宣布成立当阳县革命政府,推举朱绍裔为县长。随后,聂豫、李超然率部连克荆门、钟祥两县城,迫使远安守城部长投降。驱逐了荆门县知事毕世房,赶走钟祥县内天主堂的洋教士,给北洋军阀以沉重的打击,配合北伐军攻克武昌。10月上旬,聂豫赴武汉与北伐军联系,李超然接替其职。在向钟祥进军的路上,曾发生了这样一件事,有个手枪连抢劫民众,聂豫非常气愤,派兵包围了他们令其缴械。不料其头头恶习成性,拒不投降认罪。这时手下一人借用聂豫的名义,许以重利,才骗得该连连长表示认罪。聂豫知道后很是生气,要处罚这个手下人。他说,这些抢劫百姓的人,恶习不改是同革命军走不到一条道上的。后来果然在攻打京山时这个连坏了事,使京山城久攻不下。

言传身教

聂豫一生戎马倥偬,虽然回河溶次数不多,但他对自己的故乡是热爱的。以后他作为辛亥革命元老,被委以“辛亥革命首义同志会”主任委员,正式回来朝过一次祖。那一阵子,由于他的薪俸稳定,曾对家乡进行过不少接济,有故乡人到了武汉,他总要送些盘费和钱物。但他对自己的亲属却要求很严,要他们好好学知识,勤俭过日子。

聂豫住武昌古楼洞寓所时,董必武、张难先、孙武等经常到他家作客。每逢这时,聂豫总是将养子春旺拉到他身旁站定,要他向前辈行礼。

养子聂春旺长到15岁时,聂豫对他备加喜欢了,管束得也更加严格了。一年秋天,养子从河溶老家到了父亲那儿,父亲非常高兴,连说:“好,好!”问饥问暖。落了座后,父亲却严肃地对他说道:“旺,你长这么大了,该学规矩了。”恰在这时,董必武进来了。董身着长衫,先生打扮,坐下后,十分客气地询问聂豫家乡当阳的风土人情和习俗,问得既仔细又随和。只一会儿,聂春旺就同董必武熟悉得像一家人似的。董必武告辞后,聂豫又对儿子说:“旺,今后送客人出门时,两手要垂直才对呵!”

在武汉老一辈人中,还流传着聂豫挑选警卫员的故事。当时,由于聂豫的声望,有4个小伙子想跟他当警卫员。为了挑选一个合适的贴身警卫,这天,天刚蒙蒙亮,太阳还未出来,四处雾气腾腾,聂豫就带着4个虎彪彪的年轻人朝着一条小河走去。他右手拿着一根钓鱼竿,左手提着一个饵桶,来到河边,朝这几个年轻人招了招手,叫他们在离他丈把远的地方立定脚步,自己蹲在河边旁若无人的钓起鱼来。时值深秋,气温较低,突然手一松,那钓竿滑到水中,一个浪头打来,将钓鱼竿推出一丈来远。只一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岸上,像卫士似的立在聂豫身旁。河中的3个年轻人将钓鱼竿捞起来,一同捧到聂豫面前。聂豫见他们冻得牙齿直打架,便让他们换了衣服在家中听回话。3人走后,聂豫朝那个立在身旁的小伙子问道:“你怎么不下水呀?”小伙子笔直地站着答道:“警卫员的职责是保卫长官安全,为一根钓鱼竿而置长官的安全不顾,是因小失大。”聂豫听了,不住地点头。接着,他又问了一些事情,这小伙子答得十分得体。聂豫听了十分高兴。回家后,他便向这个小伙子宣布了自己的挑选决定。

后继有人

“九一八”、“七七事变”后,大好河山沦陷敌手,这些激怒了这位辛亥革命志士,恨自己年迈不能上前线杀敌。后来由于怒气攻心,加之1937年南京失守后,日机轰炸武汉,房屋受震,这位辛亥革命老人终于含着未竟之愿,与世长辞了。

叔父死后葬于武汉葛店方坡,董必武、张难先送了挽联,张难先为之撰写了碑文。消息传到河溶,我们全家心痛如裂。我与春莆哥、志炳、志俊哥从河溶徒步到沙市,乘船东下,途中遇日机轰炸,慌忙靠岸,步行前往。当我们快要到达武汉时,遇到了一股国民党部队,说武汉已失守,日寇到处烧杀抢掠,我们只有转回家来。

1945年日军投降后,我们又到武汉去打听过一次,当时的国民政府对这位辛亥革命老人的墓葬一无所知,我们到了葛店也没有打听到墓地,只好怏怏而回。

聂豫一生,历经辛亥革命、讨袁护国、北伐战争,为救国救民于水火,为振兴中华,不畏艰险,英勇奋斗,作出了不朽贡献。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,他不愧为优秀的民主主义战士,他的英名将流芳百世。党和人民政府没有忘记这位辛亥首义志士,不仅在武昌的辛亥革命纪念馆内留有叔父的芳名,1965年,董必武副主席来当阳视察河溶中学时,还向校长打听过聂豫后代的情况,并交待好好照顾这些革命遗孤。

现在,聂豫的血缘后代有83人,其中有中共党员、革命干部、工人、农民和商业工作者,恢复高考制度后,聂家培养出12名大学本科生。聂豫玄孙聂勇现任职于美国西南大学医学院研究中心。(附:本文参阅了《宜昌文史》、《当阳文史》孙侃、冯友林等同志资料,一并致谢。)

免责声明:
本页面呈现之信息,如无特别注明的,均来源于互联网,时代纪实-时代纪实全媒体中心呈现这些内容之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证实其真实性。如时代纪实-时代纪实全媒体中心呈现的稿件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。
版权说明:
凡来源标注为“时代纪实-时代纪实全媒体中心”的本网稿件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。
本文链接:

纪实台图文

  • 甘肃庆城县驿马镇韦老庄村退伍军人无私奉献赢得赞誉

    甘肃庆城县驿马镇韦老庄

  • 揭秘“人民海军的首次战例”

    揭秘“人民海军的首次战

  • 广西龙州烈士陵园“英名墙”落成揭幕 自卫还击战332名失踪烈士英魂回家

    广西龙州烈士陵园“英名

  • 彭德怀三次临危受命:守井冈、保延安、战朝鲜

    彭德怀三次临危受命:守